天價海運費有望“降溫”?寧波外貿人:沒那么簡單! 瀏覽量:157 發布時間:2021-09-22

??天價海運費、瘋狂集裝箱……近期航運物流業前所未有的現象,令廣大外貿從業者“有單不敢接”“有貨出不去”,給全球供應鏈帶來巨大挑戰。
??9月8日,美國聯邦海事委員會(FMC)官網消息顯示,來自中國、美國、歐盟的海事監管機構召開了全球航運監管峰會,探討如何使海運業回歸正軌。話音剛落,全球第三大海運公司——法國達飛聲明稱,將凍結即期貨柜運價至2022年2月1日。
??那么,這一年暴漲數倍的海運價格,會隨之“降溫”嗎?“一箱難求”的局面能迎來轉機嗎?聯系了一些寧波的外貿、物流從業者,發現事實并沒有這么簡單……
??運價會應聲而降嗎?
??此次宣布凍結運價的達飛海運,是全球航運三大聯盟之一的“海洋聯盟”成員。隨后,另一家航運巨頭赫伯羅特也表示跟進,認為即期運費已見頂,希望市場慢慢平靜下來。
??不過,外界期待的“應聲而降”并沒有發生。據寧波航運交易所數據,9月11日-17日的寧波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報收于4205.4點,創下歷史新高,較上周上漲1.9%,21條航線中有17條航線運價指數上漲,說明無論是全球監管峰會還是船公司的聲明,并未掀起平抑運價的波瀾。
??可目前直線攀升的運價,已經高到臨近企業的承壓臨界點了。截至今年9月,寧波到美國東部的集裝箱運價已突破2萬美元/標箱,而全市出口貨物的單箱平均貨值才不到3萬美元。這意味著許多企業已面臨“運價比貨值還高”的嚴峻考驗,被迫囤貨觀望、暫緩接單、暫停生產。
??“從情感上講,我們很希望船公司的舉措會有實際效果,價格封頂,暫停漲價,能跌就再好不過了。但從理論上分析,目前的漲價不以船公司的主觀因素為轉移。只要運力供不應求的現狀仍然存在,價格必定會被市場左右?!睂幉缆撏赓Q服務有限公司業務負責人陳巧麗道出外貿人的隱憂。
??另有不少從業者提到,一批貨物出海時實際承擔的運價,跟船公司手上的價格不是一回事。當盡快發貨成為貨主的剛需,寧愿花雙倍的價格也要急出貨,一些代找艙位的“黃牛黨”或將得到可乘之機。即便放在合規的市場秩序框架內,船公司也并非唯一定價方,還有貨代公司的參與。
??“我們給貨主的價格會在船公司定價的基礎上,加上10%左右的附加服務費。假設船公司的價格鎖定在1萬美元/標箱,固然能給我們穩定的預期,但如果客戶的出貨熱情不減,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,仍免不了一輪競價,繼續把價格抬上去?!睂幉òR仕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唐小月分析道。
??正因如此,有位寧波的業內人士直言,船公司有關運費見頂的聲明,就好比火爆的樓盤明明已經賣完,再告知搶購者不再加價,實質性的影響相當有限。陳巧麗認為,只有當全球疫情有所好轉,各國碼頭正常駁貨,空箱正常流轉,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價格的畸高狀態。
??額外的開支,隱性的“堵點”
??近期,寧波對全市1982家重點外貿企業進行統計監測,有63%的企業反映“訂艙難”已成常態,從寧波到美國東部的海運周期已從原先的30天延長至90-120天。而造成他們“有貨出不去”的堵點,遠不止居高不下的運價,更有不少額外開支和隱性成本。
??月立集團有限公司營銷總監厲力眾談起了這些困擾——
??以前,公司的貨物生產完畢后,一個電話就能搞定訂艙,10天之內就能順利出貨。然而,現在卻要延長到1個月以上,回款周期也相應放慢,導致1個月左右的流動資金短缺。這樣一來,工廠不僅要關注訂單生產和產品質量,還要額外承擔部分出運任務。
??面對同比暴增數倍的運價,一些“財大氣粗”的海外知名企業,如沃爾瑪、飛利浦通過和船公司簽訂合約,能順利取得艙位,確保貨物出運。但一些議價能力不足的中小買家就沒這么幸運了,反過來希望工廠幫忙解決出貨問題。
??“我們的一個客戶不確定自己能否拿到艙位,情急之下同時找了4家貨代公司,聯系訂艙。最近,經常發生要么4家都訂不到、要么4家同時訂到的情況。一旦這4家公司同時拿到艙位,客戶還要求我們分擔每箱2000美元左右的退艙費?!眳柫Ρ娬f。
??厲力眾表示,好在公司資金狀況良好,主營的電吹風等小家電產品重量、體積都不大,分攤到產品的物流成本,尚未出現海運費超過貨值的情況,目前還撐得住。 
??“我們排隊去訂艙,美線至少得等上2周。好不容易等到班次,船還沒開港,我們就得截單找箱子。當我們把空箱拖到廠里裝完貨再送到碼頭,有時運氣不錯,船順利開走;如果運氣不好,遇上爆艙甩柜,預提箱和落箱的費用就要1000多元,還得再等個1-2周,不知如何是好?!毕氲竭@些,陳巧麗不禁嘆了一口氣。
??慈溪一家知名家電企業的外貿負責人王?。ɑ┮灿邢嗨频慕洑v。在他看來,“一箱難求”的表象背后,歸根結底是碼頭、貨代、船公司之間沒有形成協同生產。當企業好不容易排到艙位,卻無法保證有空箱來配合出貨。加之7月以來的臺風和疫情,打亂了港口碼頭的作業周期,企業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。
??“包船”出海只是權宜之計
??盡管成本居高不下,但廣大中國外貿企業的出貨需求依然強烈,哪怕是賠本賺吆喝。厲力眾分析了運力供不應求的原因:
??“一方面,中國在疫情期間保持穩定的供應鏈,吸引大量海外訂單,特別是圣誕銷售旺季臨近,海外買家迫切需要補齊庫存。另一方面,跨境電商的興起、海外倉的建立帶來新的運力需求,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運價。更主要的原因是,國際海運行業高度壟斷,船運寡頭在海運費定價上擁有絕對話語權?!?br /> ??在此背景下,寧波市國際聯運協會副會長徐波認為,企業要想讓出貨更順利,唯一的辦法就是自行解決運力問題,通過租船包艙實現成本可控。目前,包括宜家、美國Dollar Tree在內的全球零售巨頭,都選擇以租船、購買集裝箱等“昂貴措施”避免交付延誤。
??同時,一些浙江企業也在積極探索“貨代變船東”的模式,為貨主提供相對實惠的價格和穩定的船期。9月,“黃海先鋒”輪從寧波大榭信業碼頭開航,標志著義烏民營企業聯手打造的“寧波-洛杉磯”直航航線正式首航。這趟“包船”裝載著1萬多噸貨物,由義烏揚翔國際貨代和國聯物流等企業抱團開辟。
??“這是我們在非常時期為突破艙位問題想出的資源整合路徑。我們光是買箱子就花了3000萬元,包船費用接近1億元,這些資金都由我們3個團隊先行墊付,再向客戶收款。這個行業需要相互合作,以不變應萬變?!绷x烏揚翔國際貨代負責人金麗仙說。
??唐小月介紹道,最近她也在寧波謀劃類似的方案:“我們打算和達飛物流、中遠海運合作,在一艘船上包下部分固定艙位,給到客戶每箱便宜400美元的價格,預計月底啟動?!?br /> ??鄞州區商務局也于8月開辟“鄞貿—洛杉磯”海運快線,幫助8家企業出口價值近200萬美元的貨物。
??最近,浙江省商務廳與省海港集團聯手打造了一款數字化“神器”——國際集裝箱“一件事”應用場景。省內外貿企業只需登陸“訂單+清單”監測預警公共服務平臺,即可查詢班輪公司、貨代公司公開發布的航線及艙箱信息,并填報訂艙、訂箱需求,開展線上對接。
??9月14日,商務部副部長任鴻斌表示,針對中小外貿企業經營壓力不斷加大,海運運費居高不下,出口運費已經接近或者超過了貨值,造成了有單不敢接、有單不敢做等情況,下一步,商務部將密切跟蹤研判國際市場形勢變化,密切關注市場主體發展動態,保持外貿跨周期平穩運行;適時推出針對性強的政策支持舉措,積極支持跨境電商、海外倉、市場采購、離岸貿易等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發展。
??本文系轉載,如有侵權請告知,將在第一時間刪除!
国产亚洲精品无码不卡